实际上,如今的苏格兰除了保留格子裙、风笛等等这些民族传统,他们的文化属性几乎荡然无存。

现在已经没有几个苏格兰年轻人愿意开口说那被盎格鲁定义为“土里土气”的民族语言盖尔语,苏格兰人的额头上刻着亮堂堂的盎格鲁烙印。

盎格鲁禁止不了苏格兰人穿格子裙,自己干脆也跟着穿,据为己有,不能小看盎格鲁的妥协和同化能力,也不逊色于儒家民族。

可以去看看特朗普,才经过几代人而已,他身上还有多少德意志严谨的身影?佩洛西更是如此。

相当于是在北宋时期,丹麦维京人殖民英国,曾经较大规模地给苏格兰换过一次血,大量融入了英格兰的血。

丹麦人离开之后,英格兰接着攻破过几次苏格兰,相互混血,混到两家国王合二为一。

近一两百年来,英格兰及时抓住了大航海机遇期,首次问鼎全球霸主的宝座,苏格兰依附,双方继续混血,这次彻底混到凯尔特的红头发都没有了。

由于凯尔特比日耳曼历史更久远的原因,自尊心作祟,苏格兰始终不愿承认被盎格鲁同化的事实,一直强调自己各种各样的独特文化。

在这十几年期间,苏格兰实施过两次凯尔特的文化复兴,盎格鲁非常警觉,对其使绊子,耍手段,及时进行灭绝。

面对着5000多万人的英格兰,500多万人的苏格兰,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苏格兰人只能放弃文化复兴活动。

英格兰盎格鲁拿出大棒和蜜枣,恩威并施,在他们的这种长期操控下,苏格兰只能是既愿意而又不愿意地和英格兰同文同种。

虽然双方经常拌嘴,但关系依然牢固,不像俄乌那样,外人难以插手他们的分家事务,最重要的是,只要有美加澳的基本盘在,希望就不大,实在是太费劲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