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曾在网上热炒的“某鲍姓高管涉嫌性侵未成年人”一案终于水落石出,双方在资料举证层面拿出来的资料,可谓勾心斗角方面的“活久见”,更改出生日期、网络寻求“收养”,等等一系列操作,看了只觉得“一阵发冷”“特别恶心”。其中最让人感到发冷的,还不是当事双方的下作,而是鲍某的“外国人身份”。

  第九条 定居外国的中国公民,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

  第十四条 中国国籍的取得、丧失和恢复,除第九条规定的以外,必须办理申请手续。未满十八周岁的人,可由其父母或其他法定代理人代为办理申请。

  从第三条就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我国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且第十四条也要求,“中国国籍的取得、丧失和恢复”,必须办理申请手续。

  如果说在“收养”这件事上来说,道德层面谴责大于法律方面的制裁。根据《律师法》条文字面理解来看,并没有明令禁止外国人在国内做执业律师,当然,很可能在资格考试审核关就排除掉了。那么,作为“法律工作者”而且是法务高管的鲍某来说,“外国人身份”显然是知法犯法,违法在先。

  我们没有更细的案卷参考,只在媒体上看到对鲍某的处置是“驱逐出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实施细则》来看,这是对一般外国人在国内违法最严格的处置了。当然,涉案未结的不在此列。

  一是“双重国籍”现在有没有查证的手段,我们知道早些时候国家有关管理部门曾于2014年7月15日,在官网公布部省级公安机关户口问题(线索)举报投诉方式,其中第四条称希望广大群众对“因死亡、入外籍等原因户口该注销未注销”的他人进行举报。

  可见,正常程序上发现“双重国籍”还是比较难的。那么问题来了,都有哪些人会有“双重国籍”需求呢?因为我们知道,国人热衷去的国家,都有永久居留制度,基本可以享受所在国的福利待遇,同时不影响中国国籍的保留。所以,我们妄揣一下,大体有这么几种吧:

  职务犯罪,大贪特贪,露了马脚想一跑了之的;从事不法活动,肆无忌惮,出了状况想寻求豁免的;既不爱国,又想享受祖国带来各种福利待遇的,尤其今年疫情期间,这种状况下就看穿了不少人的嘴脸;妄图以中国公民身份做掩护,从事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凡此种种,都必须依法处置,且须将处置常态化,非专业人士,提几个想法供参考,套用罗永浩老师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加强对“双重国籍”问题举报的宣传力度,譬如在“全民国防教育日”“宪法日”等时节,加强实用性宣传,尤其是借案例讲清奖惩政策为要,形成人人尊崇法治,人人遵法守法,维护法律尊严的氛围。加强对出国达到一定时限人员的审查,把“是否加入他国国籍”作为审查的必选项。必定想要取得他国国籍,需要一定的时间限制,这事实上给了我们一个审查的范围。加强与他国在相关方面的合作,这个不容易,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是一种常态。二是被查实拥有“双重国籍”的人士,如何处置该人“他国国籍获取之后”,在我国非法从事相关行业的“非法获利”。

  我们知道,根据《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第二章就业许可之第八条规定:在中国就业的外国人应持职业签证入境(有互免签证协议的,按协议办理),入境后取得《外国人就业证》(以下简称就业证)和外国人居留证件,方可在中国境内就业。第五章罚则显第三十条之规定:对伪造、涂改、冒用、转让、买卖就业证和许可证书的外国人和用人单位,由劳动行政部门收缴就业证和许可证书,没收其非法所得,并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鲍某的就业显然没有获得批准,或者说是先就业后改变的国籍,那么也没有报告(当然,貌似也没有相关政策法规)。但无论如何,自鲍某他国国籍取得之后,他身份就出现了根本变化,《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就对他有足够的约束。他没有按照“规定”来执行,首先是违规。而后他的身份问题始终处在隐瞒状态,不知道算不算诈骗呢?诈骗罪(刑法第266条)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作为杰瑞集团的高管、副总裁,鲍某显然符合诈骗罪的要件,但是据媒体消息,对于该罪没有追究,不知道是否合适。

  三是被查实拥有“他国国籍”人士,在涉及国家能源等领域,有没有增加对“是否危害国家安全”方面的审查。鲍某是杰瑞集团的高管,杰瑞集团从事石油、电力方面的装备设备研发制造和技术服务,应该知晓能源领域国家层面的不少讯息,这和当年“铁矿石公司力拓间谍案”有着异曲同工之意。如果只是简单的驱逐出境,是否太便宜了这类“吃你的、喝你的,放下碗来害你的”民族败类。

  希望鲍某“双重国籍”带来的问题,不能以“驱逐出境”的方式,一驱了之。希望能够引发一场各层面监管的联动、调整和加强,为中国梦做好保驾护航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