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代表中国参加完北京冬奥会就回到美国,很快就担任了美国申奥大使。这让中国老百姓再次对谷爱凌的国籍身份产生了质疑,质疑谷爱凌究竟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中国老百姓之所以要弄清楚谷爱凌的国籍身份,并非是要和谷爱凌过不去,而是要弄清中国国籍法的真假问题。由于中国法律不承认双重国籍,如果谷爱凌的双重国籍身份是真的,那么中国的国籍法就是假的,实际上已被废止;如果中国国籍法是真的,并没有被废止,那么让谷爱凌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就是违背国籍法的违法行为。二者必居其一,不可能同时成立。

可是一些主流媒体,却把老百姓对是否把法律当儿戏这么重大严肃的法律问题,归究为是老百姓对谷爱凌的羡慕嫉妒恨,是老百姓在纠缠谷爱凌,攻击谷爱凌,围剿谷爱凌,甚至老胡刚刚卸任总编的环球网干脆把老百姓对谷爱凌的这种质疑指责为是“带节奏”的。这就又把一盆污水泼到了老百姓头上,把老百姓捍卫法律神圣性的言行,看作是老百姓的坏心恶意。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次老百姓对谷爱凌国籍身份的质疑,都是在切切实实捍卫中国法律所应有的神圣性质。谷爱凌一直就没有否认自己的双重国籍身份,包括在开幕式前的记者招待会上,谷爱凌也没有否认自己的双重国籍身份,包括胡锡进这些坚定捍卫谷爱凌身份问题的人,也没有否认谷爱凌的双重国籍身份。这就产生了一个十分严肃的法律问题,就是一旦谷爱凌真的是双重国籍,那么就违背了中国法律,这就不仅涉及到违法问题,还涉及到造假问题。

既然中国法律不承认双重国籍,如果谷爱凌拥有美国国籍,在放弃美国国籍之前,就没有资格拥有中国国籍。而没有中国国籍的人代表中国参赛,作为个人属于违法问题,违背了中国国籍法;作为安排谷爱凌参赛的组织者,属于造假问题,对运动员身份造假。而对运动员国籍身份造假,要比检查结果造假、比赛成绩造假等具体行为造假更加严重。因为具体行为的造假,都是在法律之外的暗中造假,而国籍造假则是在法律之内的公开造假。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程度,要远远大于法律之外暗中进行的种种行为造假。这就是老百姓关心谷爱凌国籍问题的根本原因和重要作用。

如果谷爱凌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担任美国申奥大使,没有任何问题,老百姓绝不会追究和质疑,这完全是谷爱凌个人和美国政府之间的事情,是中美之间友好的表现,中国老百姓不仅不会质疑,反而会为谷爱凌高兴,为中国人高兴;但是如果谷爱凌是以美国公民的身份担任美国申奥大使,那就是对中国法律的亵渎和触犯,是对中国人民的愚弄和欺骗。按照中国国籍法规定,拥有美国国籍的谷爱凌根本就不是中国人,无权代表中国人参加冬奥会。

至于胡锡进讲的什么谷爱凌的国籍问题,是谷爱凌拥抱全球化的结果,可以让她成为中美之间的友好使者云云,与老百姓所关注的谷爱凌国籍问题,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额外话题。不能因为谷爱凌拥抱全球化,就把中国的法律变成一张废纸;也不能因为要让谷爱凌成为中美之间的友好使者,就把中国法律当儿戏,随意愚弄中国人民。就算是退一步来讲要支持谷爱凌拥抱全球,支持谷爱凌成为中美之间的友好使者,也必须在中国修改国籍法之后,合理合法地支持谷爱凌拥抱全球化和成为中美友好使者。

莫说是到目前为止包括谷爱凌本人在内都没有一个人否认谷爱凌拥有美国国籍,就算是谷爱凌真的是中国人,也不能因为拿了金牌就可以违法,奥运金牌不是免罪牌,甚至往深里说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国家荣誉问题。“发展体育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增强人民体质”,而不是为了获取体育奖牌。真正涉及到国家荣誉的,是一个国家国民的健康状况和体育运动普及状况,而不是奖牌数量的多少。如果一个国家的体育奖牌是建立在体育运动广泛普及的基础上,那么奖牌就是国家的荣誉;相反,如果一个国家的奖牌数量是建立在牺牲多数人体育运动的基础上,那么这种奖牌就没有什么积极意义。谷爱凌在美国练就的这种“武功天下第一”的绝顶技能,对中国就没有多大的积极意义,更不值得为此而违背中国法律。

谷爱凌作为竞技体育的佼佼者,无论她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都谈不上什么为两国争光的问题,但是她的双重国籍问题却涉及到中国依法治国的根本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中国老百姓关注这个问题都不过分,更谈不上具有什么敌对性质的“带节奏”,希望胡锡进等主流人士能够像善待谷爱凌那样善待中国老百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