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伊战争是1980-1988年伊朗和伊拉克之间一场长达8年的边境战争。双方开战的原因有边境领土争端、教派冲突、油气资源的争夺、中东霸权的竞争等多方面原因。1980年9月22日当时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率先对伊朗发动进攻。在战争过程中两国除常规正面作战之外还采取了袭城战、袭船战、袭击油田等破坏敌方后勤、经济设施的手段并向对方军民使用生化武器。

历史上伊拉克所处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相继由阿卡德王国、乌尔第三王朝、古巴比伦王国、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王国统治。然而自从新巴比伦王国被波斯帝国吞并以来的两千余年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就再没成立过独立的国家,在这两千余年的时间里两河流域先后被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帕提亚帝国、萨珊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

这其中的波斯帝国、帕提亚帝国、萨珊波斯帝国都兴起于伊朗高原。换句话说历史上伊朗的疆域曾多次覆盖过伊拉克所在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双方的边界线上出现了一块模糊地带: 阿拉伯河是由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伊拉克境内汇合而成,阿拉伯河下游约100千米长的一段为伊朗和伊拉克两国的界河。1847年当时统治伊拉克的奥斯曼帝国和波斯王国签订协议:阿拉伯河以波斯一侧的浅水区域为界,也就是说奥斯曼帝国掌握着大部分的水域。

1913年双方计划重新划分国界,但随即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取消。1918年同盟国阵营在一战中战败后作为同盟国成员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被作为战胜方的协约国肢解。伊拉克就是在这时被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割出来成为英国托管地。1921年8月伊拉克王国独立,于是当年波斯王国同奥斯曼帝国的边界纠纷就成为了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

1937年伊拉克与伊朗签订协议:又将国界画到了河面上主要航线的中间位置,也就是两国各分一半。不过该协议的签订并未给两伊之间的领土纠纷画上句号:伊朗的胡齐斯坦省(伊拉克称阿拉伯斯坦省)有10%的领土原为伊拉克所有,但在1923年被划入了伊朗,伊拉克方面就始终坚持认定伊拉克对该地享有主权,而阿拉伯河作为伊拉克唯一进出波斯湾的出海通道对伊拉克又具有无比重要的战略意义。

伊拉克认为要将阿拉伯河水道与伊朗平分是对伊拉克大大不利的。由于当时伊拉克是英国的托管地,所以最早的两伊边境谈判是在伊朗和英国之间展开的。伊拉克独立后认为当初的谈判结果对自己不利,为此与伊朗展开了持续数十年的争端。伊拉克的海岸线几乎完全被科威特堵住了,留下的唯一出海口难以支撑伊拉克的石油贸易,因此伊拉克也希望通过对与伊朗有争议领土的控制获得更为畅通的出海通道。

伊朗是以波斯人为主的国家:波斯人占全国总人口的66%左右,语言以波斯语为主。伊拉克以及中东绝大多数国家则以阿拉伯人占多数。波斯人一直把1400年前加西亚之战中被阿拉伯人打败看成是永远的耻辱。当波斯人和希腊、罗马、古印度、古中国等古典文明并立时阿拉伯人还是沙漠中的游牧民,事实上阿拉伯帝国在征服波斯后虽然使波斯皈依了教,但阿拉伯文明自身也被波斯文明同化了不少。

我们今天所谓的阿拉伯数字其实就是从印度经由波斯传入的阿拉伯。这就使波斯人在面对阿拉伯人时具有一种复杂纠结的心态:一方面波斯人对历史上自己曾被阿拉伯人征服引以为耻,另一方面又始终以祖先曾经的辉煌为荣并在阿拉伯人面前自觉高人一等。波斯复国后在其西南部的胡齐斯坦省及波斯湾沿岸地区生活着一部分阿拉伯人。这里的阿拉伯人就像当年波斯在阿拉伯帝国统治下一样不断发动起义追求民族独立。

这就加深了波斯和阿拉伯两大族系之间的矛盾冲突。此外在伊朗和伊拉克国内均存在作为少数民族的库尔德人,而两国均支持对方境内的库尔德人取得民族独立以削弱对方。尽管伊朗在被阿拉伯帝国征服后皈依了从阿拉伯地区传来的教,但伊朗信奉的是教什叶派,而伊拉克尽管也是一个拥有大量什叶派人口的国家,然而伊拉克的统治阶层却出自逊尼派,与此同时逊尼派也是阿拉伯各国的多数派。

领土、民族、教派等多方面的矛盾交织在一起使两伊关系异常尖锐。萨达姆为保险起见还试图将对伊朗的战争塑造成为阿拉伯人对波斯人的民族宗教圣战,从而使自己成为整个阿拉伯世界万众敬仰的英雄:他假装站在阿拉伯国家的整体利益时提出了一个和伊拉克并没直接关系的问题——就是在霍尔木兹海峡上的阿布穆萨岛、大通布岛和小通布岛的归属问题。

这些岛屿原本被英国所占有,60年代后英国将其控制权交给沙迦。1971年11月英军撤走后伊朗便出兵占领了这些地区,然而仅仅一个月后沙迦从英国统治下独立并与阿布扎比、迪拜、富查伊拉、乌姆盖万和阿治曼5个酋长国组成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萨达姆将自己摆在了整个阿拉伯世界领袖的位置上要求伊朗将这三座小岛归还给阿联酋。

作为直接受益者的阿联酋并不领情——公开声明这三座岛屿是阿联酋与伊朗的问题,和伊拉克并无关系。不过这只是萨达姆发动对伊朗的战争的借口而已,所以阿联酋的态度其实根本无所谓。1980年9月16日萨达姆在政府会议上决定一周后将向伊朗全面开战。一开始萨达姆小心谨慎地命令伊拉克军队占领了伊朗边境的两个小村庄,对此伊朗方面没做出任何反应。

1980年9月22日伊拉克军队从南、北、中,三个方向发动了对伊朗全方位的军事行动。由此可见两伊战争是萨达姆为争当阿拉伯世界的老大而主动挑起的。当时伊朗的国土面积约为164.8万平方公里、人口7000多万;伊拉克的国土面积约为43.7万平方公里、人口3000多万。伊拉克的国土面积只有伊朗的四分之一左右,人口也只有伊朗的二分之一左右。显然伊朗在战略纵深、人力资源上更占优势。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萨达姆是不敢轻易挑衅伊朗的,然而当时伊朗的情况却恰恰处于不正常的状态。1979年伊朗爆发的革命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王朝,建立了以霍梅尼等教什叶派教士为核心的伊朗共和国。伊朗在经历剧烈的革命运动后对效忠原政权的政府和军队成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一时间伊朗的财政、军队、社会体系出现混乱局面。

伊朗新政府对外输出什叶派革命理念之举使其与周边阿拉伯国家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迅速恶化:那时的伊朗内部刚经历大规模的清洗,又被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鼓励制裁。反观伊拉克一方正处于空前繁荣强大的时期:1978年伊拉克的外汇储备接近400亿美元,而当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67亿美元。1980年伊拉克的GDP总量位居世界第32位,而当时伊拉克总人口只有1300万。

这年伊拉克的人均GDP超过3900美元,而当时的韩国人均GDP只有1704美元。当时的韩国尽管还并不是一个发达国家,但正值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时期,与中国香港地区、中国台湾地区、新加坡并称亚洲四小龙。1979年局座张召忠曾在伊拉克工作时的收入只相当于当地人的1/30左右。萨达姆用充足的石油财富武装起了一支在当时号称仅次于美、苏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军队。

当时伊拉克拥有100万左右的正规军和大约48万预备役部队,近6000辆辆坦克、3700门火炮、7500辆装甲车、700多架作战飞机以及飞毛腿导弹。此外伊拉克还有中东最完整的现代化综合防空体系——其“KARI”防空系统包括:4个地区防空作战中心、16个截击引导中心、70余个防空指挥与报告中心。伊军战斗机、地空导弹和高炮构成了立体火力网,基本覆盖了所有空域。

伊朗在战略纵深、人力资源上占优势;伊拉克在武器装备、经济实力上占优势。伊拉克的背后有美、英支持;伊朗的背后也有另一个超级大国苏联站台。总之双方就是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具备彻底碾压对手的实力。这就决定了两伊战争与未来的海湾战争将会是完全不同的战争形式: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然而两伊战争却是两个实力相当的对手之间爆发的战争。

战争中如果一方占据绝对优势,那么战争就会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如果战争中双方实力相当,那么战争就会打成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两伊战争这场拉锯战如今被形容为一场用现代武器打的中世纪战争。战争期间双方都没什么可圈可点的表现——这场战争被双方打成了没胜利者可言的消耗战。尽管双方的军队都装备了现代化武器,但双方的战术模式就像是用这些武器打了一次冷兵器时代的群架。

首先双方的指挥人员水平都比较有限:伊朗这边的领袖霍梅尼是通过教会的力量发动群众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后上台的,所以他对如何发动群众组织是在行,然而他在打仗这件事上可就是门外汉了。伊拉克这边的萨达姆倒是军人出身,可他在此之前实际上也从未指挥过实战。萨达姆上台是通过发动起义政变实现的,然而他从未有过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

战争期间两国军队的技战术水平都不高:战争爆发时伊拉克空军对伊朗军事目标进行了大规模空袭。当时伊朗军队根本毫无防备,所以防空火力反应相当迟钝。按说这种情况下闭着眼睛都可以命中,然而伊拉克飞行员的命中率却很低。当时德黑兰的梅拉巴德机场上伊朗飞机整齐停放在跑道上,但前来偷袭的伊拉克飞机在狂轰滥炸之后只炸毁了波音707客机和F-4战斗机各1架。

战争期间两国空军交战时不是用飞机的炮火击落敌机,而是用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互相追逐的战术,结果就是双方不断在空中兜圈子,总之是你追不上我、我也打不着你。伊拉克空军水平不行,陆军也强不到哪儿去。伊拉克军队在进攻伊朗城市霍拉姆沙赫尔时竟不会巷战,结果被伊朗民兵打得满地找牙,最后还是在特种部队的支援下才得以脱身。最后伊拉克在付出沉重代价后才占领了这座城市。

伊拉克方面的战术水平如此,伊朗方面也并不高明多少。1982年3月伊朗方面在经过一系列准备之后开始反攻。伊拉克方面对伊朗军队的反攻已提前有所准备:伊拉克军队在阵地前布下了长达12公里的雷区。伊朗方面在这种情况下并没出动专业的扫雷部队,而是让几千名毛拉、孩子和士兵挂上霍梅尼发给他们的可以打开天堂之门的塑料钥匙,然后高喊着“伟大”的口号冲向地雷阵。

这些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杀开了一条血路:随着地雷被触发使一排排血肉之躯纷纷倒下, 然而紧接着又一批热血青年冲了上来。这样的场面固然向世界展示了伊朗战士无惧生死的壮烈精神,然而当别国都已发展出自己的扫雷部队时伊朗还在用这种方式排雷只能说伊朗的战术水平完全还没达到一个现代化国家的水准。在这次战役之前伊朗政府为阵亡者准备了2.5万口棺材,然而战争结束后发现这批棺材远远不够用。

战前伊朗空军的飞行员几乎都是巴列维王朝时代培养的。霍梅尼政府上台后在清洗巴列维王朝官员的过程中顺带把空军也给清洗了。当时很多训练有素的飞行员都被投入监狱,换上了一群没任何实战经验的新兵蛋子。尽管伊朗空军储存有大量美制凝固汽油弹,然而换上的新兵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武器怎么用。奇葩的一幕就此出现:伊朗明明不缺先进的武器,然而缺乏能使用这些武器的士兵。

结果伊朗只好放弃最先进的武器不用,转而使用一些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武器。当时的伊朗军队实际上是由一群新兵以及临时强征来的平民所组成:这其中混杂有大量老人和少年。这些根本就没接受过正规训练的人上战场的表现如何是可想而知的。战争期间伊朗军队常放着先进的武器不用(因为他们用不来)。伊朗军队最常用的就是人海战术:一大群士兵高呼着“伟大”向伊拉克的阵地冲去。

这样的场景总能令人想起二战时期高呼着“乌拉”冲向德军阵地的苏联红军,然而80年代的两伊战争竟还在用二战时期的老战术也确实不敢令人恭维。一场20世纪80年代的战争愣是让当时的伊拉克和伊朗打出了一战、二战的水平。这样一场战争最终打成了一场没胜利者可言的消耗战。前后历时7年又11个月的战争期间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然而战后却发现这仗打下来什么也没改变。

战前拥有37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伊拉克在战争结束时欠下外债700多亿美元,在战争过程中伊拉克死亡18万人、伤25万人,直接损失3500亿美元;作为对手的伊朗也欠下外债450亿美元,死亡35万人、伤70多万人,仅德黑兰就有20万妇女失去丈夫,直接损失3000亿美元。战争使两国经济发展计划至少推迟20至30年。战争结束时伊拉克军队已攻入伊朗本土,所以名义上这场战争是以伊拉克的胜利告终的。

伊拉克作为两伊战争名义上的胜利者将这场战争塑造为阿拉伯逊尼派国家对以波斯人为主体民族的信奉什叶派的伊朗的宗教圣战。伊拉克因此在战争期间获得了阿拉伯各国的支持,然而伊拉克却在战争中蒙受了重大损失。战争期间阿拉伯各国对伊拉克的援助并不是无偿的,而更多是以贷款的形式提供的,这意味着萨达姆必须偿还高额的贷款。打了一场损失巨大的战争已令萨达姆在伊拉克国内的威信开始动摇。

这时要他还钱且不说还不起,就算还得起也必将动摇萨达姆在伊拉克国内的地位。萨达姆于是提出:伊拉克与伊朗打了八年战争是替全体阿拉伯人与波斯人作战,是替全体逊尼派与什叶派作战。伊拉克人拿性命去战斗,希望其他阿拉伯国家把债务免了。然而萨达姆关于免除债务的提议遭到作为最大债主的科威特的拒绝,而萨达姆如果按科威特的要求偿还债务需要偿还的贷款数目高达140亿美元(这还不算利息)。

1990年8月被逼到墙角的萨达姆悍然出动10万大军入侵科威特,美国立刻组建多国部队介入到伊拉克同科威特的战争中。这时伊朗趁机迫使伊拉克接受了自己的和平条件:承认伊朗对阿拉伯河的一半主权并从伊朗领土撤出了军队。至此在战场上略占下风的伊朗又通过外交手段扳回一局,在经历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后伊朗和伊拉克两国又重新回到了战前的原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