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只演绎了十集,但紧张激烈、剑拔弩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喘气不匀剧情,和演员精湛的演绎,再加上极具年代感的场景,此剧必成爆款已确定无疑。

谍战剧一直以来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剧种,但要想出彩太难,因为前有珠玉,还为数不少,且都熠熠生辉,你必得独具别样的璀璨之光,才能令人眼前一亮。

《前行者》开篇即惊艳,旧世界正分崩离析,以碎片状向四方炸开,前行者背影坚定,毅然决然选择前行,是赴死也是新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慷慨无畏激昂的前行者,才有了如今光耀四射的美丽新世界。

此剧的场景设计堪称妙绝,油画般的质感,那种暗黑的色调,沉郁肃杀的时代氛围,黑与白强烈的交织与对比,岂止是代入感强那样一句话就可轻易概括的,她令我想起了伦勃朗的画。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是的,这样的猛士即前行者,他们身处的时代即是二三十年代,那是个异常惨烈、血雨腥风、波诡云谲的旧时代。

软弱者裴如海叛变了,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惨烈的时代,就是一面异常鲜明的镜子,照出了妖孽,也彰显着铁骨铮铮的忠勇之士。

本剧的主人公马天目就是在这样严峻的时刻,孤身一人现身于大上海的,彼时的大上海正处于这场酷烈风暴的绝对中心。

裴如海叛变,上海地下党组织惨招灭顶之灾,我党秘密党员潘明月被叛徒率先曝出,零号文件曝光,上海局侦缉处处长唐贤平(聂远 饰)立即前来抓捕,面对骨肉至亲的叔叔,唐贤平铁面无情毫不手软,逼叔叔交出绝密零号文件。

忠于信仰的潘明月拉响事先设计好的装设,瞬间葬身火海。唐贤平是在楼梯爆裂火光熊熊的最后一刻跳下去的,由此可见他的另一面坚毅、顽强、不惧生死、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撒手的做派。

这便是马天目即将面对的最为可怖的敌手——唐贤平,昔日曾浴血奋战可生死相托的兄弟,曾经一致北伐,革命目标相同,如今却分列两个阵营。

在其后的剧情中,我们还可看到,唐贤平断案时的审慎严密敏锐草蛇灰线无一能逃过他的法眼。一个强大的敌手。

我们甚至想,这样一个敌手若能被我方感化、转变立场,为我所用,绝对是一个最好的战士。毕竟他品质尚可,良心未泯,况且他忠于的早已随着蒋介石的背叛革命名存实亡,对于一个虚幻的信仰的盲目坚守不能不说是一种滑稽的愚忠。

记得剧集中有这样一组意味深长的对话,他加入了复兴社,复兴社让他汇报他义父余独醒一言一行,耿直的他居然告诉了余独醒这一切,当然他也明说了他的目的,就是希望余独醒放弃汪精卫跟随蒋介石,余独醒却直言以告:“蒋的复兴社只是打压异己的棍子,既不代表信仰,也不代表正义。”

注意,余独醒的这句话是对复兴社的最精确的概括,虽然他是一个十足的两面派,但对蒋介石及他的复兴社却有着最清醒的认知。不知唐贤平听进去了没有。

此剧最大优点就是对于几个主要人物的心理、精神、行为的刻画,深刻而不浮泛,是立体的多面的,甚至人性方面的复杂都触及到了。这就比其他仅仅只是注重悬疑离奇剧情的谍战剧高出了许多。

马天目一出场就面临着错综复杂的诸多局面,接头人牺牲,他冒险违规来到交通站,得知他的直接领导吴崇信也身处危险的教堂中,敌特正张网以待,他只能只身犯险,从他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施救措施中,可见他作为顶级特工的不俗的身手,但,面对异常狡猾多疑、心事缜密、滴水不漏的敌特,他必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他游走于巡捕、青帮、警察、复兴社、汪伪特务之间,处处危机四伏,时时险象环生,他以洋行经理的身份,以商人见钱眼开的世俗,以买办的处事的圆滑,以不关心政治唯利是图的托词,示人于卑鄙丑陋谄媚的嘴脸,隐藏起自己热血慷慨以死报国的衷肠。

唐贤平审慎多疑的目光不时地从他身上、脸上谨慎地扫过,在十六铺码头,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瞬息万变的惊险的连环套中,时间时机必须精准把控,他悄然看表的镜头,时时叩击着我们狂跳不已的心脏,可最终骗过了唐贤平却没能骗得了心细如发的裴如海,陈烈为了掩护零号文件惨遭叛徒裴如海的枪杀。

而零号文件其实就是一个孩子,她是一对普通党员烈士的遗孤,为了一个孩子而牺牲一个优秀的地下党的领导值吗,答曰值得,这就是人的伟岸胸怀。

小特务问裴如海为什么要杀一个无辜的孩子,他说,“现在她是一个孩子,长大了就是又一个。”呜呼,这个万劫不复的叛徒,就该下地狱,如果有地狱的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